稻草人的深夜阳台
关于我

关于我

这里是稻草人,是某地球ol普通玩家在互联网上的众多分身之一,小破站站长。

职业是做游戏的。上班做老板的游戏,下班做自己的游戏。

热爱电子游戏。不曾摸过雅达利,从红白机和”砖头机”打开了新世界大门。受任天堂影响巨大,视任天堂为世界上最伟大的游戏公司(本就是客观答案)。《超级马里奥兄弟》和《精灵宝可梦红》分别从玩法和叙事两方面给了我关于游戏审美的启蒙,塑造了我持续到现在的游戏偏好。并不拒绝其他平台上的优秀作品,但自己玩的绝大部分还是主机和PC平台游戏,对服务型免费制尤其是gacha商法对游戏设计的破坏扭曲深感无奈和痛心。在这点上似乎不太像个从业者的屁股,每当被质疑这点时,都不禁怀念岩田聪先生在《玩者之心》演讲中那段经典的开场白。坚定相信游戏成为第九艺术的可能性,坚定认为对游戏的思考研究可以远远超出对待一般娱乐手段的范畴,为此隔三差五会跟小孩一样忍不住和别人打嘴仗。现在进步一些,变成生闷气记小本本(写博客),愈发隔空对线了。

喜欢把周遭世界“游戏化”,并在第一人称和上帝视角之间转换。第一人称模式下会给自己的视野套上游戏UI比如galgame;挤地铁的的时候会抱怨这破游戏碰撞体积过于真实;看到小动物会想掏出神奇动物在哪里图鉴,只是并不会捕捉,因为兽王猎的宠物栏只有一个已经满了。上帝视角模式下每日游玩《游戏开发物语》和《城市天际线》,想象着给“稻草人”这个单位预编三点一线行动路径因为过于简单apm低到发指

在政治宗教等相对敏感话题上有自己的倾向,但处于“希望听别人谈但轮到自己又尽可能不谈”的矛盾中。Anyway,都没游戏有意思,还是聊游戏吧。

承认消费对社会发展的必要性,同时认为生命的意义在于产出。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P,不管P什么,去创造一些自己相信的美好的东西。